eye

2017/03/19

「I'm still ALIVE」

————「I'm still alive.(我还活着)」
Kirigaya Kazuto
(pic from 月森うさこ先生的说~侵私删)


还有刚才散步时候听到的曲子

如你所见,高考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;谁知道现在是倒计时多少天了,反正时日无多就是啦。相反像我等如此淡定的人……还真是异端呢。
不过这篇博文估计也是近来最后的诈尸啦~毕竟半年没更新怎么都说不过去呢。

索性讲讲近来发生的事情好了。

1.
我爱学习。
以上:)

确实没什么可讲的啦。毕竟————摄影师的镜头里,从来都不会出现自己的身影呢。


2.
我们到了高三,自然而然的,社团的管理权自然就该放手了。虽然即便最后关头这艘小船还在摇摇欲翻,最后还是在众人的努力下苟活了下来,几个学弟学妹都很靠谱,社团在学校的支持下有望重新复兴。看着他们社团活动蒸蒸日上的样子,在感叹时势造英雄的同时,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——
该不会我们是最差的一届吧???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(也对呢……作为一个科技向比赛向的机器人社团里面都是大神才正常好吗……能在兴趣特长上有杰出成就的智商一般不会低,学习成绩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。事实上我们上届与下届全队的平均成绩都在年纪前10%内,存在年级第一的学霸都不足为奇。反观我届……(突然跳楼))


3.
遗憾?那种事不存在的。
虽然没有女朋友,但对女神告白了也如愿以偿地被“拒绝”了(嗯括号位置没有加错)。参加了社团还成为了管理层,认识了不少触手与大神。终于开始尝试利用社交网路了,意外的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地(东方绝对是个天坑)。这些对于一向自闭的「我」真是意外的转变呢。このままに、こにままに(ニコニコ
(当然独行主义还是姑且保留吧——缺少志同道合之人呢——不,现在有了也说不定)

真要说有什么未竟之事的话……project你好,project再见。
虽然无论是写文还是敲代码亦或是写脚本还是做游戏,计划列了一堆一堆的,可都是有生之年系列。
真是“怨恨”自己的懒癌啊(笑)这是怠惰啊(苦笑)

哦,当然了,档(随笔)还是有好好在存(写)的,只是懒得发上来罢了。回头整理出一个类似“日常”那样的小插件怎么样?


4.
……同上所述,「我」的业在体现上可能发生了变化。短短两年,经历了从「隔离(Isolating)」到「守望(Observing)」,到「联结(Connecting)」,即将抵达「羁绊(Loving)」的境界……
牢骚倒是发了一通,不过为什么这么讲呢……有一个网路上非常好的朋友得了抑郁症。不过索性已经康复了,还约好要一起面基呢~(但愿不是Flag)
不是那种年少无愁强说愁的抑郁,而是真的抑郁。托他的福去找了相关资料,也思考了一些问题。结论嘛……得了中二病的人应该不会再得其他精神类疾病吧?(笑)
嘛,此事休提。面基的事情到时候该怎么处理呢?完~全~没有经验嘛。习惯于承认,习惯于相信,那么不要让我失望呀,与我「彼岸」之名相对的「此方」。
(说实话我们从圈名到知识面到性格如此之高的契合度……除了巧合,那就是穷极庞加莱重现的奇迹吧ww真是意外的羞耻呐)



project列表慢慢填吧,对我这种思维极其跳脱的人来说填坑永远比挖坑要难6.02*10^23倍。

截止至今日已经连续四周半夜两点睡凌晨六点起了……再这样下去脑子要傻(sǎ)掉的。
(其实不是作业多,某市学生负担是真心相对较少,至少我了解的数据是高三平均十二点左右睡觉。当然,像我这种其实是在磨蹭的除外………………)
不多说了,我要去继续修亻

留言

秘密留言

计数器